當前位置:白鯨出海 > 資訊 > 正文

奮斗多年Netflix在2019年變成了一家真正的電影公司

江清月近人  ? 

原標題:奮斗多年Netflix在2019年變成了一家真正的電影公司

是.webp.jpg

騰訊科技訊 據外媒報道,流媒體服務 Netflix 多年來一直在制作自己的電影,但 2019 年才算是它真正成為電影公司的一年。

今年年初,該公司加入了代表電影制片廠的好萊塢行業組織美國電影協會(Motion Picture Association Of America)。在 2019 年,該公司繼續發行了近 60 部英文故事片,其中包括角逐奧斯卡獎的影片《愛爾蘭人》(The Irishman)和《婚姻故事》(Marry Story)。

Netflix 相繼推出了第一部動畫片《克勞斯:圣誕節的秘密》(Klaus)、邁克爾-貝(Michael Bay)的動作驚悚片,還有埃迪-墨菲(Eddie Murphy)的《我叫多麥特》(Dolemite Is My Name)等類似的喜劇片。Netflix 拍攝的電影數量是好萊塢最大制片廠拍攝數量的兩倍甚至三倍。而且,該公司高管還首次表示,這些電影將決定 Netflix 是否在 2019 年實現其財務目標。

Netflix 的電影主管斯科特-斯圖伯(Scott Stuber)在接受采訪時說,“2019 年秋季迎來了一個拍片的高潮。我為這份名單感到非常自豪。我可以看著你的眼睛說,我們今年秋天拍的電影和別人拍的一樣好?!?/span>

現年 51 歲的斯圖伯已在電影業工作了 20 多年。他在 2017 年加入 Netflix,先是擔任高管,然后是制片人。Netflix 首席內容官泰德-薩蘭多斯(Ted Sarandos)要求斯圖伯從頭開始建立一個電影制片廠,并要求這個制片廠可以與好萊塢的任何制片廠相媲美。

當時,Netflix 只發行了幾十部原創電影,其中大多數都令人難忘——比如《臥虎藏龍》(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的續集和亞當-桑德勒(Adam Sandler)的喜劇西部片《滑稽六人組》(The Ridiculous 6)。該公司不得不撿起被其他電影制片廠棄而不用的項目來填補它的空白。

Netflix 唯一一部讓評論家感到興奮的電影《無境之獸》(Beasts of No Nation)在 2016 年奧斯卡頒獎典禮上沒有獲得提名——許多專家將這一結果解讀為電影行業對這家流媒體公司的排斥。因為 Netflix 拒絕了讓其電影先在影院發行然后再在其流媒體平臺播放的要求,這激怒了影迷和影院老板。

“這是一家建立在電視節目上的公司——電視節目才是最首要的?!鄙砀?6 英尺 4 英寸的高管斯圖伯說。他憑借自己的豐富經驗幫助 Netflix 拍攝了《泰迪熊》(Ted)、《分手男女》(The Break-Up)和《烏龍特工》(Central Intelligence)等電影。自那以后,他過去的許多合作者,包括巨石強森(Dwayne“the Rock”Johnson)和導演彼得-博格(Peter Berg),都已經簽約為 Netflix 制作電影。

電影泛濫

在斯圖伯接手這份工作的兩年半時間里,Netflix 已經演變成了好萊塢最大的電影制片廠,至少在數量上是這樣。該公司計劃每年發行 50 到 60 部電影,這還不包括其他部門攝制的項目,比如電視劇《絕命毒師》(Breaking Bad)的衍生片《絕命毒師電影:續命之徒》(El Camino)。

該公司既獲得了評論界的好評,也獲得了商業上的成功。根據該公司的數據,《蒙上你的眼》(Bird Box)和《謀殺疑云》(Murder Mystery)在開播的第一個月就分別有超過 7000 萬人觀看,而《三方國界》(Triple Frontier)和《劫匪》(The Highwaymen)的觀看人數都超過了 4000 萬。2019 年,在美國,該服務上收視率最高的 10 部新片中,有 6 部是原創電影。

不過,我們很難衡量 Netflix 的成功。該公司在發布觀眾信息方面是有選擇性的,而且沒有可靠的第三方數據來源支撐。因此,我們幾乎不可能核實任何一個 Netflix 項目的進展情況。該公司指出,訂戶的持續增長是其成功的證據,但批評人士指出,Netflix 仍在借錢為其制作提供資金。

不過,有兩個事實似乎很清楚。首先,Netflix 找到了一個最佳切入點,制作其他制片廠已經放棄的那種電影:成人劇、浪漫喜劇和沒有超級英雄的動作片。像《致所有我曾愛過的男孩》(To All the Boys I've Loved Before)和《可能還愛你》(Always Be My Maybe)這樣的浪漫喜劇片沒有《復仇者聯盟》那樣的全球吸引力,但它們在美國國內還是很受歡迎的。

《致所有我曾愛過的男孩》的續集將于 2020 年上映,另外還有喬治-克魯尼(George Clooney)、斯派克-李(Spike Lee)和《美國恐怖故事》(American Horror Story)創作者瑞安-墨菲(Ryan Murphy)的電影。

其次,業界不再將 Netflix 視為局外人。電影制作人阿方索-卡隆(Alfonso Cuaron)、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和諾亞-鮑巴赫(Noah Baumach)都是經典電影的堅定捍衛者?,F在,他們已經轉向為 Netflix 拍攝電影。

奧斯卡獎的投票人已經改變了主意,在 2018 年給了 Netflix 多達 15 項奧斯卡提名,包括它第一次獲得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女演員和最佳編劇的提名。該公司沒有獲得最佳影片小金人雕像,但卻首次獲得了其他獎項。

“你做到了”

“當我在奧斯卡頒獎典禮后看到泰德-薩蘭多斯時,我說,‘你克服了困難,你做到了!’”約翰-斯洛斯(John Slos)說,他是去年最佳影片獲得者《綠皮書》(Green Book)的制片人。換句話說,奧斯卡獎已經準備好給 Netflix 頒發最高獎項了。

這可能發生在 2020 年。根據致力于預測娛樂獎項的 Gold Derby 網站的數據,Netflix 的五部電影中有兩部擁有最大的勝算,其中包括目前的領跑者,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的《愛爾蘭人》(The Irishman)。提名將于 1 月 13 日宣布。

紐約影評人將這部電影評為年度最佳影片。Netflix 獲得的金球獎提名是所有電影和電視制片廠中最多的。

但今年對電影來說是競爭特別激烈的一年。洛杉磯影評人將奉俊昊(Bong Joon-Ho)的《寄生蟲》(Parasite)評為年度最佳影片,而薩姆-門德斯(Sam Mendes)的《1917》則贏得好評如潮。昆汀-塔倫蒂諾(Quentin Tarantino)的《好萊塢往事》(Once Upon a Time...in Hollywood)終于可能為這位電影制作人贏得他的第一個奧斯卡最佳導演獎。

唯一還沒有接受 Netflix 的群體是影院所有者。盡管 Netflix 放寬了對影院的政策,允許其電影登陸流媒體平臺之前在大屏幕上放映長達一個月的時間,但這并不能安撫世界上最大的連鎖影院。它們仍然拒絕放映該服務的電影。

但是,包括華納兄弟(Warner Bros)和環球影業(Universal Pictures)在內的許多電影制片廠也希望他們的電影能更快地在流媒體平臺播放。包括華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在內的許多公司也開始制作根本不會在影院上映的電影。

“這不是 Netflix 和影院之間的較量?!?斯圖伯說,“整個電影行業必須找出合適的發行模式,要讓各方均都受益?!?/span>

本文相關公司

Netflix認證

本文相關產品

Netflix

Netflix

階段:已上線

平臺:iOS,Android

所屬類型:應用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
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
加盟淘汰郎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