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白鯨出海 > 資訊 > 正文

年末大盤點|2019年非洲市場都發生了什么?

索菲亞的燕窩  ? 

2019 年,全球對非洲科技領域的關注度持續提升,再掀一波高潮。

非洲初創公司在紐約證交所大張旗鼓地掛牌上市、Twitter 首席執行官杰克?多爾西(Jack Dorsey)的回歸以及中國大型初創企業的投資,都為這一過程注入了動力。

在 2018 年乃至之前的 10 年里,非洲大陸的初創公司和風險投資基金一直保持著三位數的增長速度。到了 2019 年,這種爆發式增長戛然而止。

以下是 2019 年非洲科技市場活動概述,這些大事件引發了投資者的關注,并為非洲科技行業十年來的高速增長劃上句號。

非洲科技初創公司公開上市

首先,2019 年 4 月份,領先的泛非電子商務平臺 Jumia 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成為第一家在大型全球交易所上市的非洲科技初創企業。同時,這次上市也為該公司增加了基本面以外股價變化的不可預測性。

Jumia 成立于 2012 年,有“非洲亞馬遜”之稱。該公司旗下的許多基礎設施在非洲市場都是首屈一指,已成為非洲國家活躍的在線零售商和市場。

image.png

該公司以尼日利亞為核心市場,并獲得德國互聯網投資公司 Rocket Internet 等投資者的資金支持。該公司建立了一整套完善的配送和支付服務,并持續將其在線垂直市場向 14 個非洲國家擴展(注:近期,該公司已在部分非洲國家暫停服務)?,F在,Jumia 平臺銷售的商品包羅萬象,包括手機和嬰幼兒用品等,并提供外賣和分類廣告等在線服務。

Jumia 投入運營 7 年后,于 2019 年首次公開上市。但隨后,受各種因素的影響,Jumia 股價出現動蕩。

該公司一上市就高歌猛進,受到華爾街投資者的追捧。上市后,與 14.95 美元的開盤價相比,股價累計漲幅超過 100%。

不過,這種情況僅僅持續了一個月。2019 年 5 月,Jumia 的股票遭到了美國激進投資做空者安德魯?萊福特(Andrew Left)的狙擊。萊福特創辦的知名做空機構香櫞研究(Citron Research)發布了做空報告,指控該公司存在欺詐行為??紤]到 Jumia 歐洲高級管理層的欺詐行為,整個非洲科技生態系統圍繞非洲初創公司 Jumia 的合法性展開了一場爭論,這在一定程度上也支持了萊福特的觀點。

在 2019 年第二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Jumia 披露了其部分員工和銷售代理的欺詐行為,這讓整個事件變得更加撲朔迷離。Jumia 首席執行官 Sacha Poignonnec 強調,這件事情已經了結,公司確實存在財務狀況不佳的情況,但這與安德魯?萊福特的做空指控截然不同。

不管最后的結果如何,Jumia 在 2019 年的動蕩起伏嚴重影響了投資者的信心,為其發展前景蒙上了一層陰影。自該公司第三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以來,Jumia 在紐約證券交易所的股價一直徘徊在 6 美元左右,不到其上市首日 14.95 美元的開盤價的一半,比歷史最高值下跌了約 80%。

盡管 Jumia 上市后的道路坎坷不平,但作為非洲大陸領先的電子商務平臺,該公司仍然擁有雄厚的資本實力,并有望在 2019 年創造超過 1 億美元的收入。

該公司計劃通過支付服務和分類廣告等利潤較高的互聯網服務創造更多收入,從而降低成本。

對 Jumia 來說,要在 2020 年重建股東信心,有一個相當簡單的辦法:遠離丑聞,增加營收并減少虧損?,F在,這家公司已經掛牌上市,按照財務報告的相關要求,Jumia 每年都將召開四次財報電話會議披露公司的發展情況。

未來,Jumia 可能將不再是非洲大陸唯一一家上市的初創公司。有消息稱,2020 年,尼日利亞金融科技公司 Interswitch 有望成為非洲第二家在全球交易所上市的數字公司。2019 年 11 月,Interswitch 在接受外媒 TechCrunch 的采訪時表示,在獲得 Visa 2 億美元的戰略投資后,該公司的估值已達到 10 億美元,正式跨入獨角獸行列。

Interswitch 由米切爾·埃萊格(Mitchell Elegbe)于 2002 年創立。自成立以來,該公司為促進尼日利亞現金經濟的數字化創造了大量的原始基礎設施。自 2016 年以來,Interswitch 一直在醞釀公開上市的計劃,但由于種種原因,其上市計劃一再推遲。隨著該公司在 2019 年突破 10 億美元估值的大關,其上市計劃可能將重新提上日程。

一位消息人士透露:“Interswitch 很有可能在 2020 年上半年在一家主要交易所上市?!?/span>

中非經濟日趨數字化

2019 年是中國投資者轉戰非洲科技領域的一年。眾所周知,中國與非洲在貿易和基礎設施等領域建立了戰略合作伙伴關系。在過去 10 年里,中國對非洲數字領域的參與度一直較低,直到 2018 年才掀起了投資和合作的熱潮。

image.png

2019 年 7 月,中國網絡瀏覽器開發商 Opera 完成了 5000 萬美元的風險融資,以支持其不斷發展的西非數字商業網絡,如瀏覽器、支付和打車服務等。

2019 年 8 月,總部位于舊金山和拉各斯的金融科技初創公司 Flutterwave 與中國電子商務公司阿里巴巴(Alibaba)旗下的支付寶(Alipay)達成合作,為中國和非洲各國間提供數字支付服務。

2019 年 9 月,中國在非洲最大的智能手機銷售商傳音控股(Transsion)在“中國版的納斯達克”上交所科創板上市。該公司獲得了近 3.94 億美元的融資,其中一部分資金將用于在非洲市場的風險投資和業務擴張。

2019 年第四季度,尤其是在 11 月份,中國風投基金為非洲科技領域注入了巨大的資金支持。在三輪投資中,非洲公司獲得了超過 15 位中國投資人的逾 2.4 億美元的融資。傳音公司旗下的消費者支付初創公司 PalmPay 在母公司的帶領下籌集了 4000 萬美元的種子資金,該公司的目標是成為“非洲最大的金融服務平臺”。

此外,據報道,Opera 旗下的數字支付解決方案供應商 Opay 還獲得了中國投資者 1.2 億美元的融資,東非卡車物流公司 Lori Systems 也在 B 輪融資中從中國投資者手中籌集了 3000 萬美元。

尼日利亞成為非洲金融科技之都

據推測,2019 年,尼日利亞或將成為非洲金融科技投資和數字金融初創企業的市場集聚地。

之前,肯尼亞憑借其國產移動貨幣產品 M-Pesa 的成功,一直保持著這一地位。但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創業者和風投公司開始投向尼日利亞,將其作為非洲大陸數字金融增長的核心市場。

image.png

據 2019 年 TechCrunch 統計,在過去一年里,在包括之前提到的幾輪融資中,西非國家在金融科技領域完成約 4 億美元的融資。根據 Partech 的統計數據,這大約相當于 2018 年整個非洲大陸所有初創風投公司融資額的三分之一。

從 Opay 到 PalmPay,再到 Visa,各大初創公司、大型金融公司和投資商正在將尼日利亞作為其數字金融業務和非洲擴張戰略的“根據地”。

2019 年 5 月份,在接受外媒采訪時,早期支付初創公司 ChipperCash 的創始人哈姆·塞倫喬吉(Ham Serunjogi)表示:“尼日利亞是非洲最大的經濟體和人口最多的國家。其金融科技產業是非洲最先進的產業之一,可與肯尼亞和南非相媲美?!?/span>

非洲科技初創公司收購案引人注目

在非洲,科技公司之間的收購仍然比較少見,但在 2019 年有幾筆并購值得注意。

2019 年 9 月,尼日利亞創新中心和種子基金 CcHub 收購了肯尼亞內羅畢的 iHub 創客孵化中心,具體收購價格暫未披露。從此,非洲大陸的兩大實力雄厚的技術孵化器正式合二為一。

image.png

此次收購通過會員網絡、項目運營、孵化初創企業和全球知名度等舉措,將非洲最強大的科技中心聯合起來。并購后,新的集團將設立風險投資部門,原 CcHub 的總裁博森·提賈尼(Bosun Tijani)將擔任新集團的首席執行官,這將大大提升博森·提賈尼在整個非洲科技生態系統中的地位。

image.png

CcHub 與 iHub合并后新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博森·提賈尼(Bosun Tijani)

在其他收購交易中,2019 年 7 月,法國電視公司 Canal+ 收購了尼日利亞 VOD 公司 IROKOtv 旗下的 ROK 電影制片廠,收購金額也沒有披露。按照其交易協議,ROK 電影制片廠創始人兼制片人瑪麗·恩喬庫(Mary Njoku)將繼續擔任合并后的新公司的收購總監,負責的業務范圍更廣、資源更豐富。

據了解,IROKOtv 擁有全球最大的 Nollywood(尼日利亞電影制造中心,類似好萊塢)在線目錄。尼日利亞的 Nollywood 有非洲大陸的“好萊塢”的美譽,也是世界上產量最大的電影產業之一。Canal+ 表示,該公司希望把瑪麗和 Nollywood 的制作理念帶到其他講法語的非洲國家,來制作更多的原創內容。

2019 年,在非洲科技領域,其他值得注意的收購交易包括肯尼亞互聯網公司 BRCK 收購 ISP Surf,尼日利亞數字貸款初創公司 OneFi 收購 Amplify,以及 Merck Kgaa 收購肯尼亞在線健康科技公司 ConnectMed 等。

非洲掀起共享摩托車出行熱潮

2019 年,價值約 40 億美元的非洲摩托車打車市場迎來了發展的春天。大量初創公司紛紛投資摩托車出行市場并持續擴大業務范圍,以擴大服務規模。2018 年,優步(Uber)和博爾特移動公司(Bolt)開始登陸非洲的摩托車出租市場。

image.png

盧旺達的電動摩托車初創公司 Ampersand

在非洲市場,一些本土創業公司和外國初創企業在尼日利亞、烏干達和肯尼亞等重要國家持續保持增長態勢。

2019 年,在尼日利亞,摩托車打車服務初創公司 MAX.ng 與本土出行平臺 Gokada 以及 Opera 旗下的網約摩托車平臺 Oride 上演了一場資本和市場份額的爭奪戰。

非洲的按需摩托車市場吸引了外國資本,并開始向電動汽車方向發展。2019 年 5 月, MAX.ng 完成了 700 萬美元的 A 輪融資,日本雅馬哈汽車公司(Yamaha)等企業參投。據了解,該公司計劃利用其中的一部分資金在非洲推廣可再生能源電動摩托車。

2019 年 8 月,盧旺達政府宣布了一項國家政策,政府將與早期電動汽車初創公司 Ampersand 合作,大力推廣電動摩托車,逐步淘汰燃氣摩托車出租車。

新的融資計劃開始上線

在過去的一年里,非洲的初創企業獲得了多項新的融資計劃。塞內加爾風險投資人馬里埃姆?迪奧普(Marieme Diop)創辦的天使投資機構 Dakar Network Angels 正式成立,為非洲法語國家(即非洲大陸 54 個國家中的 24 個國家)的科技初創企業提供種子資金。

image.png

突尼斯的 AfricInvest 還與全球風險投資基金國泰創新(Cathay Innovation)合作,推出了一只新的非洲科技基金,募集資金將達 1 億多美元。該基金被命名為國泰非洲投資創新基金(Cathay Africinvest Innovation Fund),重點關注非洲金融科技、物流、人工智能、農業科技和教育科技等初創企業的 A 至 C 輪融資,支持非洲創業公司的大規模發展。

專注種子期投資的投資機構 Accion Venture Lab 向非洲初創企業提供了 2400 萬美元的金融科技投資。

Naspers 旗下的風險投資基金 Naspers Foundry,市值達 14 億蘭特(約合 1 億美元),用于支持南非初創企業。該公司曾對在線清潔服務公司 SweepSouth 進行投資。

有誰退場?

在非洲,與任何科技生態系統一樣,并不是所有的初創公司都能在 2019 年做得風生水起。比如,尼日利亞的 DealDey 和科特迪瓦的 Afrimarket 等兩家電商初創公司就關閉了其數字商店。

image.png

2019 年 8 月,南非的 Econet Media 宣布停止使用其 Kwese 電視數字娛樂服務。

2019 年 6 月份,總部位于南非的泛非加密貨幣支付初創公司 Wala 停止運營。據公司創始人特里西婭·馬丁內斯(Tricia Martinez)稱,非洲大陸的基礎設施非常薄弱,這是導致該公司停業的原因之一。早在 2017 年 Wala 首次代幣發行(ICO)之際,這家公司已經釋放出破產的預警信號。當時,Wala 在其 3000 萬美元的代幣發行中僅凈賺 4%。

非洲初創公司走向全球化

2019 年,越來越多的初創公司將其在非洲開發的產品和商業模式擴展到海外新市場。2019年 3 月,南非合資企業 FlexClub 宣布與優步合作,向墨西哥市場擴張。據了解,該公司整合投資人和駕駛員資源,為用戶提供網約車服務。

2019 年 5 月,據 Extra Crunch 報道,Flutterwave、Migo 和 ChipperCash 等三家非洲金融科技初創公司開始在非洲推廣其商業模式,以實現全球擴張的愿景。

截至 2019 年 12 月份,尼日利亞信貸初創公司 Migo(前身為 Mines)已完成 2000 萬美元的 B 輪融資,并宣布利用這筆資金向遠在南美洲的巴西擴展業務。

2020 年及未來展望

十年前,對于非洲大陸的生態系統能否創造引人注目的商業環境,人們還存在很多假設:數十億美元的初創公司的估值、全球大型交易所敲鐘上市、全球擴張、世界頂級風投基金的投資……

過去所有這些不敢想象的夢想,都已在非洲科技領域變為現實,盡管其中一些仍處于較低水平。

任何創業生態系統都無法預知未來,非洲也是如此。

本文相關公司

Jumia認證

阿里巴巴認證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
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
加盟淘汰郎赚钱吗